伤感散文

当前位置/ 首页/ 散文/伤感散文/ 正文

其实很难过,只是不想说


  行走的在生命几多沧桑的羁旅,摆渡在一场春秋似梦非梦风霜的历经,坎坷在风凄迷离柳丝低垂扬起的尘烟,于黄昏斜辉里,颠簸且歌且呤渐徐的魅影,追逐日夜两盏灯中怀揣的一抹清词境心,只是一人浪迹在天涯海角的不知归途。

  青山烟笼,云霄沉沉,清寂的时光是谓彼此交融的怅惘,独留一份无限感慨的黯然落泪。辽阔的海洋,潋滟的波光,在书读千山中泛滥起几多苦涩的涟漪,寂寞的浪潮始终拍打这脆弱累潦的心房,那抹无边无际雀跃的忧伤,却是成了永恒的长叹。

  岁月如流水,世事如棋局,对弈厮杀阻碍奋力的步界。无人邀寒,斟一杯满怀寄托酒杯,回首经年的缤纷落英,匮乏的情感,是决堤崩溃的心碎,那前尘旧梦磨合的演绎,今往不堪思索的碎念,相顾悲鸣的无人慰籍,似水的年华再也回不到昔日向阳的笑颜,飘零的步伐已满是搓顿的迷茫。

  空廖慢度却不在,月圆时节事更衰。远方,烛影轻摇,流灯入暮,疏帘下依稀的幽寂不语敛眉成忆的悴姿,空阶在梦回无觅的一帘,涉水千寻,远赴奔波,朦胧的醉意不见阑珊时佳期千里的心系长挂,痴影月中的某个角落,我也在为曾经恋人,流失的青春和曾经一起奋斗过的友人,落寞唏嘘的哭泣,很是受伤和难过。

  己不字离始荒老,情爱纠葛而染尘,这些年无所谓来去匆匆,人情薄凉,是非辩争,皆如壶中扭转乾坤而冷暖自知。看多太多的世俗紫陌纷争,世态炎凉。昨日的相聚谈欢只是为了今天的离别分散,这些悲欢离合便来不及撤醒,便将习惯了独自的忧郁,久而久之也就看淡情分,也不愿诉说和听闻了,只是自己慢慢用时间来温熬曾经的心疼。

  过往如浮萍,孤鸿时光去,挣扎在回忆的漩涡,心寒冷瑟的衣襟沾满了阳光下的汗水。晓风残月的烟柳中,醉风轻抚内心环境的压抑和强迫。而面对这些不可逃避的现实,即使是无可是从,也一个人的承受,也只好强忍者累和疼,带着微笑的面具来饰显内心的悲凉,伪装了真实的自我。

  尘埃辗转,雁踪杳后,多少次不忍回眸都成空寂的绝音,多少次墨题新词都成情绪新愁。闭眼感受,氤氲着一种极度萧索的疲倦,分裂着躯壳与灵魂的判若不同,那些蜷经的柔情呀,那些年少的时光呀,你为何留给我一个无人能解的悔恨了,将我丢弃在孤城里,仿佛像个孩子般,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哭到撕心裂肺。

  浮生书念中,喜道佛的四大皆空,因果轮回,悲怜普渡。问道的玄机参禅,奥妙经纶,学儒的修生养性,仁义之心,恭敛礼韵。而佛云最简单的一句就是:不可说,有些事情,有些伤痛,从何说,何须说,何时说,何必说呢。或许,这个说与不说,都在心里或是遣散或是深入骨髓,这个打破五味瓶罐,有时在心里却不是滋味。

  这个五月的风吹遍了一地的芳菲,轻嗅这一季花开的馨香,独赏这姹紫嫣红的晓荷绿茵,只是在逝去的年华中,殊不知却给自己的快乐编织了一个花圈,偷偷的埋葬了风中摇曳飘絮的思念,望断了一个人麻木表情,忧伤的花儿也开满了心坟满遍。

  多少次飘忽不定,摇曳着孤单的心门不停流浪,多少次寒窗日出日落冰封温婉的岁月。

  多少次呢喃自语,冷月高挂纵酒买醉今宵寂寞,多少次海潮渐起渐落拍打消瘦的时光。

  其实我很难过,只是不想说。恍犹如云梦深处走失茫茫尘寰的万丈深渊,失色的苍白婉约的绣不出绝美画帛的艳丽,浅呤低阙的唐诗宋词描不出的一字一句一断肠。即便水墨丹青入砚,挥毫淋漓沉香,也难将万番惆怅,一笺心事融入过眼云烟。

  其实很难过,只是不想说。仿若烟雨江南里断桥残雪化不完的幽怨。思绪薄如蝉翼的歌一曲伤春悲秋,叹息在梦醒时分的疲惫,更多的褪去了昔日的激情徜徉,留余的是心竭憔悴,这点点泪痕落一笔刻骨铭心,凝字成泪如一行雨霖铃的伤词,待到泪干意灰时,善感的眼眸再也流不出点滴感动的暖流。

  弹指流年,拂歌尘散,酒入愁肠,尽是凄凉。这行云流水的世间又哪得风清月朗,不问俗尘所困了,看罢这年轮的颓废,此般心情都付支离破碎了。或许我能挽住时光的手,牵起那一段心梦份缘,我将不会在记忆的长廊沧桑的背后曲折难言了。

  苍老何须说,不负旧清明。当奔波劳累的灵魂无处停歇时,寂寞的音符跳动在黑夜的旋律时,疼痛又在迫切的撕裂滴血的伤感,我知道,我的难过和劳累,无人能懂,无人知晓,不如就此索性关锁了心扉,聆听那一曲千年一叹的落花幽地泪水纵横。

  时与分诀,更待朝晖。而今啦,随着奔波的工作和年龄的增长,我们都日益的成熟,缺少了稀别的相谈甚欢,都不在将忧愁和烦劳与谁说去,也许这种成熟是付出了残酷的代价的。其实说与不说,都在心里,也不过是我独自一人将那一份难过珍藏,擦干那眼角的泪水去仰望那遥不可及的苍茫......
相关热词搜索:

我要评论

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 andk_in 或查找公众号 安妮导刊 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