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文

当前位置/ 首页/ 杂文/ 正文

父爱如山

“孩子,咱穷,咱不怕吃苦;咱生来不是懦夫,咱活着理应坚强!”这是父亲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每每提起,我都记忆犹新。可如今,父亲的脸上满是岁月留下的沧桑、连同时间刻意装扮的忧愁!

 

每次想起父亲,我都渴盼着能够用手中的笔,把他写成一部历久弥新的小说。可我又怕颤抖的手,写不好父亲的伟大与坚强,由此迟迟不敢动笔。父亲年迈的身影还在风雨中追逐,我的眼眶里有种晶莹的东西在打转……

 

记得那年、还是个诗意的秋天,秋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,空气湿润湿润的,蔓延着微冷微冷的情怀!弟弟孤身一人就要走了,为了梦,为了青春的方向。我家身居贵州的贫困山区,家里有四兄弟,为了我们,爸爸一人独自打拼。那是因为,自我初三那年起,母亲就患了心理疾病,从此父亲便扛起了屋里屋外所有的辛劳与重担。

 

中考后,二哥和我考入了同一所学校,而大哥先我们一年入读高中了。就是在我大哥上高一的那一年,父亲不得不外出赚钱。为了我们读书,父亲背上行囊,所谓的“打工”去了。

 

时间过得真快啊,转眼间三年过去了,二哥和我参加了高考,大哥已经上完了一年的大学了。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熬过来的,我只记得他每天加班加点,有时累得连饭都不想吃了。

 

高考成绩出来之后,二哥和我接到了二本的通知书,也就将就来到了所谓的大学。贷款后,也得向亲朋好友四处筹措生活费。

 

就是在这一年,我弟弟初中也快毕业了,可他成绩很差。所以他决定去湖南读职校——远离家乡。爸爸这样劝他:“小香,你好好考虑一下(我弟弟小名叫小香)……要不这样吧,你成绩也不好,你再去复读三年的初中,而且你年纪还小;等到初三毕业时,你哥哥们也快从大学出来了……”。我弟弟想了几分钟后,说:“爸,我觉得我还是去读职高好一些,而且那儿的老师可以领着学生去参加勤工俭学的,这样可以赚到学费和生活费,就不用从家里再寄钱过去了。爸,你也不用再那么辛苦了。还有,我想出去走走,多学一些东西。”

 

看着慢慢长大的弟弟,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再回头看看父亲,我知道他想流泪的,可他没有。我懂了,这是大多数父亲身上所没有的坚强。

 

就这样,16岁,多么可爱的青春,就要孤身去流浪了。还记得那天烟雨蒙蒙,父亲和我默默地送弟弟去了车站——欣慰的是,那儿还有三十来个学生(跟我弟弟一样),要搭同样的车去往相同的学校,还有两个老师带队。已经出门了,可弟弟仅仅只需要的700元钱还没有凑足。

 

天空没有笑脸,虽然它也不像哭泣的样子。无奈,爸爸让我陪弟弟先走着,他说他再去我的一个大伯家借些钱给弟弟当路费。于是我跟弟弟慢慢地走着,相继无言。走到了街上,那时还早,街上稀稀落落地开着几家门。一两声凄凉的“喵喵”声从我和弟弟的身边跑了过去,弟弟和我吓了一颤。

 

慢慢地平静了一下内心的不安,弟弟说:“哥,我的头发有些长了,我想去剪了它。”我应允道:“嗯,好呀。我们去那家吧。”我用手指了指离我们不远处的一家理发店。还没有一个客人,于是很快弟弟的头发就理好了。

 

从理发店里出来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这时爸爸也来了,手里还攥着刚凑足的700元钱。于是,爸爸领我们去吃了些东西。爸爸瞅了瞅脚下,不知道他在看什么?接着爸爸带我们去了一家鞋店,弟弟还没有一双新鞋呢,原来爸爸想给弟弟买双新鞋呢。与那店老板还算熟识,很是热情地给我们介绍新鞋,爸爸狠了下心,给弟弟挑了双40元的(平常里买双40元左右的鞋子可不容易、也不舍得呢)。挑好鞋之后,我爸与那店老板打了欠条,店老板也还好说话。

 

时间也赶得紧了,那两位老师已在车站门口张望。秋风袭来,有些清冷的感觉,车站里除了聚集在一起的老师和三十来个同学及其他们的父母外,很是凄凉。街上还是稀稀两两的三五个行人。

 

车快来了,父亲把手里的钱交给了弟弟,带着哭腔的口气哽咽地说:“在外面不像在家里,肚子饿了能够找口饭吃,冷了可以添件衣裳。”顿了顿,“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跟别人闹矛盾了,遇事多些忍让,知道吗?”我知道弟弟心里不好受,我都想找个角落悄悄地流泪,更何况弟弟呢。可他强作欢笑地应允道:“爸,你放心,我知道……”

 

16岁,多可爱的青春,而弟弟就要远离家乡了。客车慢洋洋地来了,排气管里喷出了一丝丝冷气。不知道是这个秋季疼痛得有些残忍,还是客车不忍顷刻间就带走了父母与孩子的留恋与不舍?

 

同学们与老师陆陆续续地就上了车,车窗外还有父母的叮咛与嘱托、连同那祈盼的眼神随着车的方向走远。爸爸跟着车,慢慢地招手,我看到父亲的背影里有两行清泪,不自禁地往下落。我知道,弟弟已在车窗里无言地抽泣着。

 

父亲回过身来的时候,佯装坚强,想找个地方默默地流泪。不对,其实父亲一向都很坚强的。轰隆隆的车声,连同秋季里的雾雨朦胧把16岁青春的弟弟载向了远方。不知道爸爸是如何把身子带回家的,反正我的心里空落落的,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一样,浑身不自在。

 

一天就这样很快地“走了”,吃晚饭的时间跟平常一样。虽然菜还是很朴素,但父亲还是习惯性地让我们叫弟弟来吃饭……我们静静地坐着,时间过了半分钟后,父亲才回过神来,“哦,小香走了…”,但我知道父亲此时心里头肯定不是滋味。

 

吃过饭后,我爸去了我奶奶家,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地抽泣着跟我爷爷奶奶们说:“小香还只有十六岁啊,他还是个小孩子。”我爸默默地落泪了,当着我爷爷奶奶的面,肆无忌惮的落泪了,“他还没出过远门呢,还没去过县城里边呢,如今,却……”。爷爷奶奶最疼爱弟弟了,他们怎么会不难过呢?他们安慰我爸爸,其实也是在安慰他们自己,“没事的,他在外面会照顾好自己的”。哽咽的心留着的是伤痛的泪,我知道,这是怎样一种把微笑扮成伤口的痛。

 

其实,出去也是一种成长。我知道,父亲比我们跟清楚,他也明白弟弟是去接受青春、是去成长,可他还是心里边疼痛。父亲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,但是我知道,父亲是爱我们的,很爱、很爱的…

 

不知不觉地写着,也不知不觉地发现脸上多了两行冰凉的痕迹。有泪流过却不觉悲伤,满是泪水却不觉疼痛,其实心里还是痛了一下。写到这里,就草草收场了,眼里含着泪水,也能够继续微笑,这是爸爸给我的美好回忆!我爱父亲,永远……同时也祝愿天下父母健康快乐!

相关热词搜索:

我要评论

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 andk_in 或查找公众号 安妮导刊 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