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文

当前位置/ 首页/ 杂文/ 正文

马后炮之过秦论

  战国二百多年的时间,是七雄互相撕逼的历史,各国间讨伐不断,各路人物大显神通,总之是一个结盟与战争同在,骗子与圣人齐飞的光辉岁月。

  战国结束于秦国的独大,最初各国都两股战栗地防备着被别国吞并;最后秦国国君狠狠地吐了一口浓痰,拍着大腿说去他娘的,老子把你们都灭了不就平安了。”于是商君开始变法,秦始皇的老奶奶宁可脱了裤子也要强兵扩地,依靠秦之六世余烈,至始皇终灭六国。

  没人再争,没人再夺了,没有威胁了;于是秦始皇开始做千秋万代的美梦。可惜的是,历史并没有按秦始皇的想法走下去,更大的危机出现在六国被灭之后,仅仅二十年秦国轰然崩塌。

  秦国没有死在视为最大威胁的六国之手,而是死在自身的暴政,死在以为没有威胁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放纵,死在那曾赖以干掉六国的严苛法纪。

  自秦立国在争斗不断中延续了六百年,没了争斗却只存在了二十年,对于中华民族而言,秦统一中国做出卓越贡献,但对于始皇帝而言,如果他知道如此结局非气得从九泉爬出来不可。早知如此,根本就不应该灭掉六国,目的于干掉竞争对手的所谓崛起本身就是一个错误。

  我想到沙漠中的一片胡杨林,胡杨与胡杨拼着命地争夺水源,从未意识风的存在,但是当其它胡杨都干枯而死的时候,最后一棵胡杨绝不会独占水源,而是会被风连根拔起,同样归于干枯。

  树尚如此,人不是一样吗?竞争是应该有的,但更需要合作。无论任何形式的垄断均不可长久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我要评论

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 andk_in 或查找公众号 安妮导刊 即可。